張左

杂食(欧美 半国娱)
初心珍妮 本命珍妮 桃子
SD!J2! 吃all盾!(主铁盾锤盾)
王昱珩
体育坑 游泳 胖球 短道速滑
足球我大巴萨!!!
文具坑
高中生学生狗
魔道忘羨宋曉聶藍

奇葩1128:

制服警察和光膀子混混蹲在角落里抽烟,
时尚的年轻女郎骂着下流的脏话;
解放碑到处都是接吻的同性恋,
朝天门的激光点亮长江对岸。
一楼出门就是悬崖,公路直通长江水底,
火锅烟雾背后是看不见的船鸣黑水,挑工纤夫;
科技馆和大剧院背靠背,
一面阐述万物运转,一面上演悲喜人间。
整个城市找不到一块平坦的地方,
高山之下滚滚长江。
热浪翻腾,
所有人都是暴脾气。
   
这个城市太他妈朋克了我操。

周顾曲:

大晚上心血来潮搞了一个这个
人物太多,简单打tag趴

北疆一段不为人知的小事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上礼拜说到,沈将军咸鱼翻身,终于趁大帅被醋熏得五迷三道时涮了他一把,让他吃了一颗花球,抽到了那张字条。


如果单说“慰藉”,顾昀的慰藉有很多,长庚美人排第一,但除他以外,好吃的、好玩的、过命的兄弟、丧着脸的沈易,王伯种的娇花、老霍喂的宝马……人世间种种能让他驻足欣赏、笑上一笑的东西,都留着他的情,自然也都算他的慰藉。


可是,“行到水穷处”,指的又是什么时候呢?


顾昀第一眼看见这行字的时候,想起的不是他年幼失怙、耳聋眼瞎的那段日子。


一来那是太久远的故事了,二来么,后来好几十年一直也是这样,他反正也习惯了。现在再回忆,反倒是小时候在侯府称王称霸的那几年,事情都模糊了,偶尔想起一些片段、亦或是听王伯他们提起,都觉得不像自己身上发生过的。


他想起的也不是西洋军围城的那回,那时候,他已经是个成熟强大的男人了,该懂的不该懂的事情都懂了,该想的不该想的思虑,他也都虑过了,已经没有人再敢在“侯爷”前加个“小”字了,提起玄铁三部,人们想到的是他顾昀,而不再是老侯爷顾慎。他是国破家亡之前最后的一道墙,没那么多闲工夫感怀自己。


让他想起“山穷水尽”、“走投无路”之类字眼的,要说起来,其实是隆安皇帝刚即位时,他奉命护送北蛮世子加莱荧惑出关的那一次——


 


那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晚,明明已经是三月,北疆还没有一点活气,这里的天地也像是给冻住了,永远也亮不起来似的,牛羊的尸体被狼群藏在深深的雪坑里,人顶着风走一回,刮破的口鼻就会腥得呛嗓子。


沈易身披轻裘玄甲,马还没站稳,就一跃而下,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到帅帐前,没来得及掀帘子,里头先传出一阵闷闷的咳嗽声,沈易吓得手一哆嗦。


守在帅帐前的正是北疆驻军统领,忙道:“不是大帅,是陈公子。”


“陈大夫?”


“是,听人说,陈公子身体不好,冬天向来不出门的,今年破例赶过来,刚出关就赶上这场风雪,好人的身子骨都吃不住,何况是他?给人治病,大夫刚到,自己就快躺下了,唉!”


 


沈易雪天跑马,一身寒气,怕自己贸然闯进去雪上加霜,便缩回了掀帐的手。


他清俊从容的眉目间多了几分焦躁,不过几天,两腮都凹了下去。交到卫兵手里的马好似和主人心神相连,也在不安地踱着步。


“皇上交代,让我们痛痛快快地把那蛮人世子送回去,然后回西边去。”沈易压低声音同那统领说道,“按理早该动身了!西北大营沿路都护所派人问了几次。虽然玄铁三部在,迟到个十天半月,谅他们也不敢说什么。可这都快一个月了!”


统领也同他一样,几乎是耳语的音量问道:“大帅还是……”


沈易摇摇头。


“到底因为什么?”统领疑惑不解道,“大帅少年时就是在西北长起来的,他就算回京城水土不服,也不应该喝不惯这北关外的风啊!来时不是好好的么?莫非……是蛮子捣鬼?”


“不是,”沈易不愿多说,眉目间阴鸷一闪而过,摆手道,“快别问了。”


正这时,一个少年从帐中走出来,出来差点没站稳,先给朔风刮得原地晃了晃,这才吃力地出声道:“沈将军来了,我家公子请您进去稍坐,他准备施针了。”


“哎……”沈易迟疑着,末了还是没说出什么,“哎!”


 


太原府陈氏二公子陈飞云,神医妙手,却不能自医,天生体弱多病,多年来一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每次出门,回去必要大病一场,至于千里迢迢地赶到苦寒的关外,那简直相当于“舍命相救”了。


于情于理,听他咳成这样,也该让他休整几天,可是“陈公子保重”的话在沈易舌尖上转了数圈,终于还是没说出口。


他实在是没了办法。


帅帐里火烧得很热,一股暖气扑面而来,中间似乎还夹杂着些许血腥味。


“灭几个火盆。”陈公子的声音从帐里传来,他脸上蒙了一层细纱,以防咳嗽惊扰病人,声音闷闷的,“不怕热坏了他么,你家大帅几时怕过冷?”


他咳嗽的时候手会抖,便不敢自己下针,只在旁边细细地指点药童,比自己亲自动手还紧张,一眼也不敢晃神,不过一会,额前已经见了细汗。


沈易没敢过去,远远地等在门口。


小半个时辰,才见陈公子直起腰:“好了。”


顾昀好像有了一点意识,被药童扶起来,沈易正要拔腿上前,就见他一把拨开药童的手,伏在床边呕出口血。


沈易吓得魂不附体:“子熹!”


顾昀离开人手坐不住,软绵绵地往一边倒去。


陈飞云一边在旁边运笔如飞地开药,一边说道:“没事,我给他提提神。”


沈易:“……”


 


顾昀哑声道:“……陈二?”


陈飞云一愣,问沈易:“你们这两天没给他用耳目的药吧?”


沈易连忙摇头,伸手探顾昀的额头,摸到一手冷汗,温度却是降下来了。


陈飞云想了想,低头在自己袖口上嗅嗅,笑道:“狗鼻子。”


 


顾昀眼前一片模糊,很吃力地认出了沈易,病恹恹地说:“你们把他招来干什么?多事……我又死不了。”


“大帅啊,”沈易苦笑道,“今早熬粥的大锅就是压在你身上煮熟的,你再烧下去,就成我大梁第一块人型紫流金田了。”


顾昀本来就听不清,这会还耳鸣,更是没听见几个字,他仿佛也不关心沈易说什么,头一歪闭了眼,不知是又晕过去了,还是闭目养神。


 


“沈将军,我怎么每次见你,你都哭丧个脸?”陈公子抖了抖写完的药方,又咳嗽起来,咳得眼角泛红,说话却还是带着笑意,这人总是乐呵呵的,用陈公子的话说,他们这些生下来就活不长的,已经很惨了,再不能比别人想得开,岂不是惨上加惨?


沈易心说:这不废话么?找大夫的,十个有八个是有病,难道还要放一挂鞭庆祝庆祝?


但跟他陈公子不熟,不便太不客气,于是低头抱拳道:“劳烦陈兄特意跑一趟。”


“不打紧,顾帅救过舍妹,又对我的脾气,回头等他好了,让他给我写个扇面就是了。”


沈易忙问道:“那他这场病到底……”


“病因是什么,沈将军应该知道吧。”陈飞云冲他笑了一下,“他年轻,武将的底子,只要这三天里能吃进饭去,人就不会有大问题,放心。”


 


顾昀的病因是什么呢?


年前,他心急火燎地带着四殿下赶回元和先帝病榻前,见了老皇帝最后一面。


他对老皇帝说:“皇上若去,子熹就再没有亲人了。”


现在才知道,原来他早就没有。


 


顾昀不是任性的病人,三军主帅,也没地方给他撒娇。端药喝药、端饭吃饭,他醒了以后,亲卫遵医嘱,给他熬了一碗稀烂的肉粥,顾昀没有二话,一口不剩,都喝了。


沈易听说,大大地松了口气,太原府陈家的人,说话总归有谱。


谁知没到半夜,才让针压下去的高烧又卷土重来,吃进去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净。


 


沈易闯进陈公子的帐子,却意外地发现那白衣公子好像在等他来一样,已经穿戴停当。见了沈易,陈飞云眉目不惊:“我说的不是吃饭,是吃进饭……走吧,我再去给他施一次针。啧,这都是治标不治本啊。”


沈易率先走出帐子,替陈公子挡了挡风雪,突然回头低声问道:“要是,三天过去……”


陈飞云顿了顿,呵出一口凉气:“那……将军,恐怕就恕在下才疏学浅了。”


沈易的心微微一沉。


 


三天眼看就要过去,顾昀这个看似配合的病人毫无起色,人像抽干了精神似的消瘦下去,要命的是,别人说什么也没用——他聋在自己的世界里,谁的话也听不见。


到了第三天傍晚,眼圈通红的亲卫再次端来吃的东西,顾昀终于偏头避开了。


亲卫快哭了,手足无措地看着走进来的沈易。


 


顾昀略微抬了一下脖子,朝小亲卫笑了一下,摇摇头——你这面汤煮得挺香的,但是反复折腾反复吐,嗓子太疼了,实在有点咽不下去。


“没事,你先出去。”沈易接过汤碗,盖上,放在一边的小火炉上,冲亲卫挥挥手,随即从怀里摸出一副琉璃镜,别在了顾昀的鼻梁上。


冰冷的金属框架有些刺激,顾昀略微清醒了一些,好一会,才攒够了冲他打手势的力气——什么事?


沈易神色复杂地在原地站了片刻,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,他从怀里摸出一封信:“京城……京城来的回信,你……”


他俩连哄再骗地瞒着长庚,偷偷摸摸离开侯府,半路上顾昀抓掉了一把头发也没想好怎么哄,干脆逼沈易代笔,自己誊了一份寄了回去。




长庚回信了。


 


那个元和先帝与北蛮人的孩子。


而他之所以流落民间,在雁回乡下长大,就是因为三十蛮族死士偷袭玄铁营那件事,他的母亲给他的父亲做了替罪羊。


 


顾昀透过琉璃镜,面无表情地和沈易对视片刻:“……出去。”


 


沈易抿抿嘴,把信筒放在他床头,往外走去,走了几步,他又忍不住回头:“子熹,你……”


回答他的是一声脆响——顾昀把信筒拂落在地。


 


沈易怀疑自己出了昏招,只好再去求陈大夫想办法,帅帐里安静得连一丝风也没有了。


顾昀靠在床头,几乎要被这一场大病掏空了,他好像突然掉进了一个悬崖,他的前二十年都在深渊的另一侧,仿佛是刚刚走过,回头看,却又遥不可及。


 


他偏头看了一眼滚在地上的信筒——半个月以前,他还在盼着这封回信。想他的小长庚刚刚满心欢喜地给他过完生日,他却第二天就不辞而别。


想那孩子心事重,一定很伤心……


 


顾昀的手消瘦得只剩一层皮,青筋跳了出来。


 


“十六,吃药了!”


“……别动,小心热粥烫着你!”


“义父,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。”


“我不去,还得练剑呢!不学好本事,将来谁照顾你?”


“义父,吃完面再进门。”


 


那碗面里还有蛋壳,煮成了糊,跟沈易刚才放在火炉上的那碗差不多。


火炉缓缓烤着碗底,细微的气味从缝隙里溢出,像是……正月十六那天,京城肃杀萧疏的天寒地冻里,那个迎他迎到门口的碗。


顾昀的胸口剧烈地起伏了几下,他突然挣扎着爬起来,膝盖一软,又跪在地上,他随手拽过帐子里的一把割风刃,当拐棍撑着自己,把滚远的信筒捡了回来,脱力的手抖得厉害,好半天才拆开。


 


“义父尊前:自别后,偌大京城,远近无亲,唯有片甲相伴,聊以慰藉……”


 


我身边什么都没有了,就剩下你的一片肩甲。


侯府梅花快开败了,希望你临走的时候看见了那花,否则它的心意就白费了,又是一年徒劳。纵使以后年年花开,也不是这一朵了吧。


西北军务繁忙,我是不是不能经常写信打扰?


你肯定忙得很,一点也不想我……但我就不一样了。


京城太寂寞了,除了你,我没有别人可以思念了。


 


顾昀的手有些捏不住信纸,割风刃“呛啷”一下掉在了地上,金属的震颤声传出去老远,亲卫们吓得鱼贯而入。


 


那天晚上,顾昀忍着疼,灌了半碗和着血腥味的面汤,竟没再吐了。


陈公子妙手,断得很准,三五天后,他果然已经能起床走路了。又半月,几乎痊愈,他亲手把北疆的秘密埋在了这里,连同自己那一副脱下的骨。


 


从此方才算是去了少年轻狂气,他长大成人、刀枪不入了。


大军浩浩往西行去,烟尘千里。


 



试阅=w=仅参考,以实物(正文)为准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永安一年中最难熬的时段,就是十月底十一月初的那几天,天已经很冷了,没开始供暖。


城郊的西山自然保护区平均温度比市区还要低五度左右,这里刚下过一场小雨,地面湿漉漉地浮着一层冰冷的水汽,满地落叶里间或站着几棵松树,松针是绿的,却仿佛没了鲜活气,只留下了一具长青的躯壳,在沉寂的深秋里慢慢地熬。


 


西山对外只开放了一小部分,作为旅游景区,这里规划得相当敷衍——景点就一个“红叶坡”,不高,沿途没什么名胜,四十来分钟就能爬到山顶,山顶有个循规蹈矩的庙,整个景区弥漫着“懒得营业,爱来不来”的气质。


两场秋雨过后,红叶都掉秃了,也没什么游客过来找气受,这会不年不节,红叶坡上更是安静得能听见道旁穿林的风声。


 


肖征夹着公文包,双手插在大衣兜里,直接走员工通道来到了小庙的后院。他三十来岁,长得很端正,宽肩窄腰、浓眉大眼,鼻梁上架一副眼镜,有点不苟言笑的样子。


后院有个老僧在扫地,老远看见他,就笑呵呵地打招呼:“肖主任来啦?”


 


“您忙,”肖征步履匆匆地冲他一点头,又问,“宣教没走吧?”


“没呢,”老和尚回答,“正上课呢,您找他可得等会。”


 


肖征皱了皱眉:“今天他不是上午的课?”


老和尚笑了笑,含蓄地说:“上午有事耽搁了吧。”


 


肖征从鼻子里喷了口气,心说:他能有狗屁事,准是又睡过了。


 


跟老和尚告别,肖征从后门出去,走过一条写着“游客止步”的小径,就进了一片树林。就在他走进那片树林的瞬间,周围忽然凝起了厚厚的白雾,能见度迅速降到了一米以内,肖征站在原地等了片刻,一道白光飞快地从他身上扫过,随后一声轻响,他脚下那一小块地面漂了起来,载着他穿过浓雾。


五分钟以后,肖征身边浓雾散尽,他来到了树林深处——那有一座风格古朴的二层小楼。


 


楼门口赫然是一对持枪岗哨,见肖征过来,齐刷刷地立正敬礼。


 


大门缓缓朝两边分开,人声忽地涌了出来——那小楼里竟然是一个颇有现代特色的大厅,门口是前台,一楼是等候区,二楼有一字排开的二十来个办事窗口,带着工牌的工作人员们一个个忙得脚不沾地。


 


“肖主任。”


“主任好。”


 


肖征飞快地冲众人点头,问前台:“宣教今天在哪上课?”


前台翻了翻日程,告诉他:“基础理论区,阶梯五。”


 


这建筑从外面看只有两层,可大厅中间却居然有一排电梯井,十来个电梯,人来人往,没有一刻停息,片刻的功夫,进进出出能有百十来号人,就跟从地里冒出来的一样。


 


电梯里没有楼层按钮,只有一块触摸屏。肖征输入了“996-01-05”,电梯里传来机械的女声:“第九百九十六层,基础理论区,五号阶梯教室。”


电梯“嗡”一下,发出长而微弱的尖鸣,两三分钟后,轻轻一震,电梯门朝两边打开,正对面就是一间大阶梯教室。


 


肖征进门后在最后一排随便找了个地方,这会正中间讲台上的多媒体设备正在放视频。屏幕上是一道大裂谷的俯拍画面,视觉效果相当震撼。


那仿佛是大地的伤口,绵延数千里,看不到头,裂谷中滚滚流过的不是河水,而是岩浆,两侧是滚烫的沙漠,寸草不生,深谷地下回荡着龙吟似的“隆隆”声,被三百六十度音响放大,整个教室都跟着震颤。


 


随后,一个男人出现在屏幕中央,他身披盔甲,手里拎着头盔,长发曳地,英俊的脸上混杂着说不出的癫狂意味。一步一步地走到崖边,男人突然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来路,笑了笑,然后纵身跳进了深渊下的岩浆。火焰高高地喷起,旌旗似的,融金化玉的岩浆一口将那男人吞了下去,他在被吞没的一瞬间猛地仰起头,镜头给了他一个痛苦中混杂着快意的特写,随后,片头跳了出来——《暴君》。


 


视频结束,教室里的灯亮了起来。


 


“都知道这电影拍的是什么吧?”一个有些低沉的男声响起。


 


肖征循声望去,只见那人坐在第一排桌子上,说话间,他懒洋洋地把伸出八丈远的长腿收回来,端起保温杯喝了口水,这才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走上讲台。


底下有人“嗡嗡”地小声回答:“齐高祖自尽。”


 


“嗯,”讲台上的男人高挑、瘦削,脸上几乎不见血色,苍白得有点病态,绝对不是青春洋溢款的,但似乎也没有什么风霜痕迹,一时说不准究竟多大年纪,“这是我助教从网上下的宣传片,最近还挺火,不过还没看过的我建议你们别去了,预告片里这镜头基本是照《指环王》抄的,人跳进岩浆里不是这个造型……”


他说着,目光扫过来,看见最后一排的肖征。


肖征冲他打了个手势,那男人顿了顿,冲他点了下头,继续对学生们说:“国外有人做过模拟实验,如果一个人掉进岩浆里,还在半空中的时候,皮下的油脂和内脏就烤焦了,血会蒸发,将干未干的时候口感最好,尤其那些体脂率高口又重的,更有滋味一点。然后外焦里嫩的你会把粘稠的岩浆撞出一个洞,岩浆可能会炸出一簇小火花,欢送你去往生。”


 


肖征还没来得及吃午饭,活生生地让他说饿了。


 


“当然,这说的是普通的岩浆池,‘赤渊’里流的不是普通岩浆,齐高祖盛潇也不是普通人——今天就到这吧,明天上课之前,你们每人交份作业,给我讲讲这个过程应该是什么样的。”


 


“宣教官,”有个学生“喵”声问,“什、什么过程?”


男人笑眯眯地回答:“关于这位陛下是怎么熟的,几成熟。”


 


学生们的脸上纷纷浮起菜色。


 


“还有别的问题吗?”男人捡起扔在前排的外衣,“没有的话,记得在你们的论文里阐述理由,每一条理由我都要看到文献出处,一万到一万两千字,好,明天见。”


 


学生们一个个好像被当堂诊断出了绝症,整个教室都充满了沉痛与绝望交织的气息。


宣教官自在地穿过这种气息,屈指扣了扣肖征的桌子:“去我办公室。”


 


宣教官的办公室门上贴着他的名字——宣玑。


一推开门,里头就像个蒸笼,门窗紧闭,空调“隆隆”地喷着暖风,两位门神似的电暖气一边一个。他办公桌旁边有个小茶桌,也不知道烧的是气还是酒精,反正小火苗挺稳,他也不怕着起来,居然就敢在办公室里放着明火出门讲课。小火上架着个陶罐,里面不知道煮着什么,隔着盖都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。


 


肖征把外衣和围巾都脱了,整齐地叠好放在一边,一会功夫,额角已经浮起了一层热汗。


 


“小伙子年轻,就是火力壮啊,”宣玑“啧”了一声,“冰箱里有冷饮,爱喝什么自己拿去。”


“您这儿怎么会有冷饮?”


 


“哦,上礼拜人事的老梁在我这中暑了。”宣玑说着,把双手虚虚地悬在陶罐上,借着热气暖手,阶梯教室里恒温26摄氏度,他的手指关节却泛着那种冻僵了似的青白色,用热气蒸了好一会,指腹上才迟钝地泛起一点浅淡的血色,“我早跟他说,太胖了不好,年纪轻轻就这高那高的——稀客啊肖主任,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?”


 


肖征瞥见墙上的温度计显示室温三十七度五,把衬衫袖撸到了胳膊肘,感觉此地不宜久留,于是直接跳过寒暄过程,长话短说:“十月一的时候‘大峡谷’出事,您知道吗?”


 


“听说了,”宣玑一点头,“景区封闭期有逃票的游客被困,搜救队的二把刀们一不小心炸了山谷,差点把营救目标活埋在里头,那几位的处分决定下来了吗?什么时候送我这回炉重造?”


 


“处分挨处分是肯定的,”肖征说,“不过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当时我们接到的营救任务里,目标只有五个人,可是救出来六个。”


“哦,是吗?”宣教官听完一脸严肃,“这么危险的荒郊野外,哪位英雄母亲生的?了不起!男孩女孩?”


 


肖征:“……”


 


宣玑笑眯眯地从陶罐里倒出一碗黑乎乎的药汤,品茶似的嘬了一口:“又撂脸色,从小就不识逗,行吧,我不插嘴了,你接着说。”


 


“多出来的第六个人是个青年男子,事后被困游客都反应不认识这个人,是在大峡谷里碰上的,”肖征沉声说,“我们的技术人员在事发现场检测到了一些无法解释的能量残留。”


 


宣玑:“有这个人的照片么?”


“所有拍到他的影像都是糊的,”肖征说着,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夹子,取出一张照片,“除了这个。”


 


宣玑的目光透过药汤氤氲的蒸汽,落在那照片上。


 


那其实是张景区事故现场的照片,拍照的时候不小心把远处的人也圈进了画面里,都是背影,几个刚获救的倒霉蛋被医护人员围着,其中一个落在边缘的背影只有半个身体入镜,却不知为什么,让人一眼扫过去,就觉得这人什么地方怪怪的。


 


“您仔细看,这个人身上的衣服和鞋。”肖征说,“每一件都能在其他五个人身上找到一模一样的,这双鞋甚至是女鞋……就好像是他先观察了这些人穿了什么,有意模仿他们一样。”



关于江停的18件事

扇子:

1:觉得自己很攻,他更乐于叫严峫江夫人,更希望他嫁给自己
2:他觉得韩小梅是只仓鼠
3:严峫是他见过的人里最帅的,他觉得自己很客观
4:当初知道严峫喜欢他,他真情实感觉得严峫瞎了
5:马翔虽然是个傻不愣登的二次元青年,但很有眼力劲,经常和他汇报严队近况
6:杨媚那么漂亮怎么就嫁不出去呢?他很发愁
7:其实江停一点也不娇气,但严峫老把他当豌豆公主,他也就安然享受严峫的照顾了
8:在公大的时候,他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
9:江停的枪法是系里第一,在公大时素有神枪手之称
10:但是自从杀了卧底铆钉之后,他再也开不了枪了
11:直到严峫有生命威胁,他才终于拿起了枪
12:秦川真是越看越讨厌,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是在监狱
13:小时候发善心,救了一个魔鬼,其实他很后悔,如果时间重回二十年前,他会一脚把那个魔鬼踹下去
14:媳妇茶真的很好喝,江停经常一边喝一边感叹,有钱真是可以为所欲为
15:江停篮球打得很好,在公大时和某位代号“画师”的同学并称篮球双壁
16:他很体验一把撸串的乐趣,和他的缉毒警队友一起
17:当然没机会和他的兄弟们一起去撸串,后来严峫揽住他肩膀带他去撸串了
18:那十三位缉毒警,就是江停心中无法战胜的胜利者

蟒獒文汇总推荐(925更新)

圈地

小狼狗:

*亲爱的胖友们,来吃我一发冷cp安利


*本来想要推荐龙獒现实向,但是有一篇很想推的文章太太已经删了tag,已经私信问她~ 想再等等


*其实很多涉及蟒獒的好文已经在龙獒部分推过了


*还是尊重作者权力,侵删




小短文:




01 Pocker is Philosophy 外一篇end by 呼呼吹


(跟转载的动图有点关系~~ all獒向)




02 【蟒獒】搞事情 (412梗 pwp by 喵大王ˊ_>ˋ


(还是动图梗!!我真是要爱死这个动图)




03 【昕科】为你而作的歌(完) by jdsven


(心疼jkgg)




04 【你瞒我瞒】(蟒獒,龙獒) by 隔壁村 村支书家的傻儿子




05 【翳】(蟒獒) by 隔壁村 村支书家的傻儿子


(有点黑化的大蟒)




06 【杂记】(蟒獒) by 隔壁村 村支书家的傻儿子




07 【杂记Ⅱ】(蟒獒) by 隔壁村 村支书家的傻儿子


(大蟒看了龙獒文的反应(*^^*))




08 张继科的场合 by 天天_晴天妹子


(继科儿是大家的)




09 【蟒獒】慰藉 (ABO pwp) by 喵大王ˊ_>ˋ


(开车)




10 [蟒獒]勾-引 by 烟雨暗千家


(开车)




11 【昕科】情敌(完) by jdsven


(甜梗)




12 磷火 by


(开车,这个太太还写了半生明月啊.....会在另一个榜单推)




13 【蟒&龙/獒】要一起吗 (3P预警慎入 pwp) by 喵大王ˊ_>ˋ


(喵大真的是.....老司机)




中长(?):




01 [昕科/蟒獒]寻人启事 by 一颗蛋卷


(架空平行世界,时光倒流十八年)


 (上)(下)




02 【蟒獒】神助攻 by 烟雨暗千家


(终于有了一个可能会长一点的,猫化梗)


12



龙獒abo文汇总推荐(四)

圈地

小狼狗:

*中秋节快乐~~~~


*本篇推荐的文章我筛了一遍,都没有删tag,在思考要不要删之前推荐文章的tag,毕竟有的太太删了


*如果作者不喜欢,请一定告知,我会删掉


*还是希望我圈能越来越好,不论是从什么渠道,能发现jkgg和mlgg性格的闪光点都是好的,但请千万不要上升正主


第四弹:




中长篇:


01 【龙獒/ABO】复燃 by 放飞自我(已完结)


(带球跑梗)


(1)(2)(3)(4)(5)(6)


(7)(8)(9)(11)(12)(13)


(14)(15)(16)


(番外)(番外二)




02 【龙獒】Head to head by 继科哥哥的小迷妹


(半架空,先结婚后恋爱)


Chapter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


Chapter 5Chapter 6Chapter 7




03 【蟒獒/龙獒】公平竞争(ABO小獒大龙蟒) by 喵大王ˊ_>ˋ


(本篇all獒倾向重,从题目看大概可能是蟒獒,慎入)


(1)(2)(3)(本章只有龙獒戏份,戳的我呦)


(4)(5)






04 总裁,你口味好重 (ABO AU 强强 慎入) by 迦南yan


(au哦)





05 【龙獒】怎么可以这样对藏獒 by -蜜桃笔-


(真的,会变动物)


0102030405




06 【龙獒】日常(abo梗) by 纵横


(这个作者的日常系列啦~ 摘取了跟abo有关系哒)


03.关于打架04.关于孩子


【龙獒】日常(abo,马小朋友系列,点梗)




07 恋爱-片段 by Ocean612


(有生子设定)


12(开车啦),3




08 实验室里的恋爱史 by 扣弦而歌


(科研au,这个脑洞真是太可爱了) 


010203






短篇:


01 【ABO+ALL獒】Bite Me(撩不能标)龙/蟒/豹/东/博+獒_ by


(all獒向哦~ 龙队的分量也挺重哒,一发完,有爱的短篇)




02 [龙獒]本性使然 by 笔鸟


(abo肉,一发完) 




03 【龙獒/ABO】发情期(pwp一发完) by Jechul


(开车)


 


04  [ABO/龙獒]关于他 by mdafu 


(一发完,甜梗)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最后说一点tag的事情,之前安利了一个视频也被质疑了。


为此貌似有好几个妹子都取关了我......


讲真......真心不知道是做对还是做错了= =

龙獒 abo汇总推荐(三)

圈地

小狼狗:

*想到总结3,万万没想到这么快就到3了


*依旧尊重写手一切权益,只提供一个推荐的渠道,侵删


*来自lo主的吐槽:别家的abo信息素都是各种花香草木香要多文艺有多文艺,我大龙獒不是拍黄瓜红烧肉就是牛奶面包,果然画风清奇


*最后占一行,lo主欢迎私信勾搭哦~


第三弹:




01 「马龙:我以外全员Alpha」by 优秀的桑尼


(BA梗,龙队是B哦,来自作者:别名,「打不过Beta男友我该怎么办」
又名,「胖球队全员想起了那天被Beta支配的恐惧」)


Part1Part2




02 标记(尽量现实向?平行世界) by Lucia_蓬勃春天的绿叶


(BA+1 龙队是B,帮jiker度过易感期)


 ,  九




03 折射率 by 没有刀


(日天日地的狗哥是一个隐藏的o)


01




04  如果他们成了父亲 by 猜火车


(生子梗)


(一)(二)(三)(四)(五)


(六)(七)(八)


 番外 她会证明我爱你


龙獒 关于一个父亲的谎言


(这几个番外都让我无法控制的想到我爸.....太温情)


[龙獒]ABO向 知乎体 有个女儿是怎样一种体验




05 【ABO 光阴的故事 HE 粗长一发完结 】 by 带刀护卫


(甜饼吧)


戳题目就可以啦




06 多情却被无情脑 by 山椒鱼


(屏蔽剂是六神花露水味道的真是太可爱了)


1[2][3][4]




07 简单粗暴的恋爱方式 by 香砂养胃丸


(刑警AU梗)


(1)(2)(3)




08 [ABO/龙獒]甜甜的 by mdafu


(一发完,甜的)


传送门




09 【龙獒】占有欲(正常科和Omega科互穿) by 苦海慈航


(我觉得,在本圈,几乎已经把现实向abo所有的花样都玩出来了)


0102030405060708-0910


11




10 【龙獒/ABO】起承转合 by 放飞自我


(继科儿的第一次临时标记竟然是白告哥)


(私设+楔子)(1)(2)




11 落空 by 逝雪莲华


(一)(二)(三)(四)(五)(六)




12 黄花大A(abo) by 参商


(文风敲可爱)


1.,




13 此后无恙 by royalblue


(最后推荐一个非abo生子梗+不要看分了这么多章其实字数并没有很长)


0102030405060708


0910111213141516,  


1718192021222324


2526272829303132


3334353637383940,


4142


番外——彼此的秘密


番外——彼此的秘密02





龙獒现实向中长+AU梗推荐(一)

圈地

小狼狗:

*维护原作者一切权益,不同意请告知删除


*本推荐只代表个人观点哦,但是可能有lo主看不到的,小天使可以评论建议增加


*lo主本身有一点cp洁癖,不会推荐明显獒龙向


*现实向短篇指路 任意门刷刷刷;abo推荐汇总指路 任意门爽爽爽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现实向:


01 濡沫(退役后夫夫生活)by 组长说-她不在、、


(两个人退役后都做了教练,继续虐狗的生活着)


0102030405060708


首席夜话-龙队简版(濡沫番外)


(正文完结)




02 【龙獒】真人秀  完结 by 獒萌萌


(其实有点想把它归类到小甜饼,虽然一发完但还是挺长的就放在这里了。胖球队参加真人秀梗)


戳这儿




03 【龙獒】不易 by 我狂欢我嚎叫我跳


(太太梳理的特别好,一路走来竹马竹马)


(1)(2)(3)(4)




04 《我们队里的小事儿》 by 毕竟头顶西兰花。


(半现实向)


(一)(二)




05 [龙獒]里约之行(暧昧向)系列 by shine筱婷


(主要讲里约时候的故事;已完结)


0102030405060708


番外篇


(lo主还有很多里约时候的动图哦~ 可以看看)




06 撒野 by 我狂欢我嚎叫我跳 


(已完结)


(1) ,(2)(3)




07 【龙獒】臆想症 by 旁白的繁星。


(现实向架空,才新出的文,第一章很有感)


(一)(二)




08 【你他妈别动爷的耳朵喵~!】【化猫梗】 by 堂不二


(化猫的继科儿)


12345




AU梗: 




01 【龙獒】迷城记(已完结)by 苹果


(首推当然是苹果大大这一篇,这篇文章的好我觉得我能写一篇长文,学警到警察AU,竹马竹马。太多梗特别戳,番外甜到哭)


戳这儿




02 【龙獒/蟒獒】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爱人(现代架空/龙蟒豹獒/主三剑客) by


(大三角;带大蟒玩的都是好大大~~)


   12345678910




03 【龙獒】浪漫的自毁倾向 by


(还是一个作者;特种兵AU,强强,满篇都是雄性荷尔蒙气息)


 123456




04 【龙獒/獒龙】au小段子 by  轱辘转


(短完;直接戳题目;特种兵&特工AU)




05 【龙獒】暗色 by 逝雪莲华


(民国AU)


(一)(二)(三)